郑州高新区法院联手公安打击“拒执罪”找“老赖”不再靠瞅

发布时间:2019-01-21 15:59:05

  限制高消费、列入“黑名单”甚至司法拘留,这些措施如果还不能让“老赖”们履行生效判决,该如何办?8月30日,郑州市高新区法院公布和公安部门联手打击“拒执罪”一年来的成果。截至目前到案(含自首)38人,通过抓捕的26人,履行案件标的共计13403.7万元。

郑州高新区法院联手公安打击“拒执罪”找“老赖”不再靠瞅

  【看优势】

  打破“找人靠瞅”的原始手段

  对于“执行难”,难在查人找物,这是执行工作面临不可回避的难题。

  当前,法院的财产查控手段已日趋完善,但对于被执行人人员行踪、车辆行踪等动态信息还是依靠申请人及热心群众举报的手段获取。

  郑州高新区法院执行局长李文涛说,在主动获取被执行人信息方面,公安机关有比法院更为明显的手段和渠道优势。

  “在‘打击拒执犯罪’警务办公室成立以来,执行法官一旦发现被执行人对生效判决确定的赔偿义务有能力履行而拒不执行且找不到人时,在申请人提起刑事自诉后,法院依据掌握的证据第一时间出具逮捕令并移送公安机关刑事立案侦查,公安机关依据案件情况对嫌疑人进行网上追逃并实施抓捕。”

  效果显而易见,截至目前,高新区法院执行局通过警务办公室这个工作平台,查询各类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犯罪嫌疑人及其他失信被执行人身份信息500余条、活动轨迹400余条,推进了执行工作。

  成立警务办公室所带来的连锁反应还不仅仅在于寻人这一方面。

  “在实际工作中发现,个别被执行人认为躲避执行的违法成本不高,他们觉得顶多被法院限制高消费、纳入失信名单及被处以司法拘留15日处罚,这些惩戒措施与实施拒执行为带来的收益相比,这些被执行人认为值得冒这个风险。”

  李文涛说,部分嫌疑人得知自己被公安机关网上追逃后主动向法院或公安机关投案,当这些嫌疑人面对公安机关的抓捕时意识到了其拒执行为的严重性及可能面临的刑事处罚,而这个污点将伴随一生,对其本人,甚至对其子女将来就业等方面都将带来不良影响。

  迫于法律的震慑,绝大多数涉嫌拒执罪的嫌疑人马上便把所欠多年的债务清偿了,促进了一批“骨头案”的执结。

  【看效果】

  一年履行案件标的13403.7万元

  2017年8月1日,郑州高新区法院和郑州市公安局郑东分局联合成立的“打击拒执犯罪”警务办公室正式开工。

  截至目前,郑东公安分局依据郑州高新区法院出具并移送的相关法律文书,立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件40起,有涉嫌拒执犯罪嫌疑人48人。目前到案(含自首)38人,通过抓捕的26人。

  在已到案人员中,有6人已判刑,其余的32人全部履行了法定还款义务或其他相关义务,履行案件标的共计13403.7万元。

  延伸阅读:

  老赖,就是专指欠了别人钱迟迟不还的人。法律意义上的“老赖”,一般是指在民商领域中的一类债务人,其拥有偿还到期债务的能力,但是基于某种原因拒不偿还全部或部分债务。

  法律意义上的“老赖”,一般是指在民商领域中的一类债务人,其拥有偿还到期债务的能力,但是基于某种原因拒不偿还全部或部分债务。主观上,“老赖”有故意拖延履行债务的恶意;客观上拒不履行到期债务。刑事附带民事案件中也出现“老赖”。

  从某种意义上说,“老赖”不但是指一类社会群体,而且可以说是社会转型阶段的一种社会现象。

  行政管理

  2010年7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下发了《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规定》),明确规定了限制高消费等一系列问题,自 2010年10月1日起施行。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负责人称,《规定》出台的目的是通过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避免恶意逃债,最终迫使其主动履行义务,最大限度保护申请执行人的合法权益,维护司法权威。 由于中国的信用体系尚不健全等原因,一些被执行人一方面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另一方面又从事各种高消费行为。《规定》的颁布,为惩治“老赖” 提供了明确的法律依据。

  《规定》指明了限制高消费的对象、原则、范围、程序、法律责任等问题,确定了限制高消费的对象是有清偿能力但拒不履行义务的被执行人。凡是被执行人有拒不申报财产或者申报不实、拒不配合法院查找财产等消极履行的行为、规避执行的行为或者抗拒执行的行为,法院可以对其采取限制高消费措施。